这一次,看到袁梦诗,孟耀明就又一次憨脸皮厚地迎了上去。

反正都被拒绝这么多次了,再多一次又有什么关系?

在女人的问题上,孟耀明早就不知道什么叫要脸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出于长久以来跟女人打交道的经验,他很敏锐的发现,袁梦诗的心情好像不是很好。

“嘿!乘虚而入的好机会啊!”孟耀明心里暗暗想着。

“诗诗,怎么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跟我说,我给你报仇去。”孟耀明做出一副很威武很霸气的姿态。

“没有,你走开!”

虽然袁梦诗还是一如既往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可是听到她这句话,孟耀明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有进步,有进步,从前袁梦诗对自己最多哼一声,还从没跟自己说过这么多字的。

走开?傻子才走呢。

那不是错过机会了吗?

孟耀明做出一副很贴心很善解人意的样子:“诗诗,怎么了?我看你不太高兴啊,要不……我请你唱歌去吧。梦诗,你别走啊,听我说,愁事总压在心里不好,对身体不好,会影响健康的,你需要发泄,需要释放,走吧,去唱几嗓子,把心里的不痛快全都喊出来……”

还真别说,孟耀明还挺会装人的,说的话也是有理有据,很专业的样子。

要是在往常,袁梦诗才懒得搭理这个混蛋,就算去唱歌也不跟他一起去啊,可是现在她因为杨栋梁的关系,神情都有些恍惚了,心情差到了几点,孟耀明的这个建议还真就说到她心坎上了。

“是啊,自己是应该好好发泄一下了。”

“走吧,走吧……”孟耀明看见袁梦诗的心思有些动摇了,立刻乘胜追击:“你要不放心的话,哦,那就把你们寝室的同学都叫来,呵呵,我都请了。”

可能是他表现的太有诚意了。

也可能是脑子太乱没多想。

袁梦诗犹豫了片刻之后,就有些稀里糊涂的点头答应了。

可是,她旁边的何倩却是有些犹豫:“这小子不会耍什么坏心眼儿吧?”

虽然平时跟孟耀明没什么接触,可对于他那些“辉煌”的事迹,何倩耳朵都要磨出茧子来了。

只是,孟耀明请的主要客人是袁梦诗,她自己都同意了,自己还能多说什么呢?好吧,也跟着一起去吧,看着点,可别让孟耀明那小子占了诗诗的便宜。

一个电话打过去,很快的,寝室里另外两个女生就赶过来了。

贾丽娜,张舒。

她们都是那种姿色平平的女生,孟耀明就算再坏也不会打她们几个的主意,所以对于这位名声不怎么好的孟公子,她们倒是没有太多反感,听说有人请唱歌,就立刻屁颠屁颠的来了。

人齐,出发!

连同孟耀明的五个混蛋哥们儿一起,一共十个人,就打了三辆车,浩浩荡荡的来到了位于观泉路的心动ktv。

这是一家很大的量贩式tkv,在云海市算是小有名气,到了门口下车,孟耀明很拽地一挥手:“大家今天随便玩,所有的开销,我全都包了!”

他一个哥们很恰到好处地过来问道:“孟少,这是你家老爷子开的吧?”

其实他早就知道,之所以这么问,无非是搭个台阶,给孟耀明一个装逼的机会罢了。

一起骗了那么多女生,这点小伎俩他们早就玩的无比熟练了。

孟耀明风轻云淡般的微微一笑:“小买卖,小买卖,不值得一提啊。”

哇哦!

这么大的ktv是他家的?

一听这话,几个女生里最拜金的贾丽娜不由得惊呼一声,差点就把拳头塞进自己嘴里,转头看着孟耀明,眼睛里放出耀耀的光芒。

早就知道孟耀明家里有钱,却没想到,居然有钱到这个样子。

这么一家ktv,怎么也得上千万吧?

而且,这还只是连锁店里的一家,如果全都加在一起,乖乖,孟耀明家里该有多少钱?

金龟!

大金龟啊!

名声差点有什么关系?男人有几个不花心的?

有钱就行呗!

只是可惜啊,爸妈没给我一张漂亮的脸,不然的话,我非得把这只大金龟钓到手不可!

“唉!”她叹了口气,心里愈发对袁梦诗羡慕嫉妒恨了。

这么一只大金龟看上你了,你怎么还不马上答应呢?

你成了金龟夫人,咱们这些虾兵蟹将也能跟着沾点光不是?

她早就知道,孟耀明追求袁梦诗的事了。

之前还不觉得如何,可现在一看,她觉得袁梦诗就是个傻子。这么有钱的公子哥都不要,还想要谁?缺缺缺缺心眼儿,你真是缺心眼儿啊!

一群人进了tkv,看见孟耀明,门口几个礼宾小姐全都笑颜如花:“呀,孟少,您来了。”

“嗯嗯,来了来了。”要是在往常,孟耀明肯定要过去在几个漂亮妞的大胸脯上揉搓几下,爽爽,可现在袁梦诗在旁边呢,为了做出一个正人君子的模样,他忍了,只是很拽地跟迎出来的分店经理王斌说道:“王哥,赶紧给我安排一个大包房,条件最好的那种,这几个都是我最好的同学,招待好了啊,不然的话,小心我收拾你。”

“是,孟少,您带来的人我们敢不好好招待吗?”王斌点头哈腰一脸谄媚地说道,虽然他今年五十岁出头,年纪上都能做孟耀明的爹了,可是谁让人家是老板的独生儿子大宝贝呢,就算再怎么违心,也得好好奉承奉承啊。

赶紧联系人,用追快的速度把房间安排好,王斌又是谄笑着说道:“孟少,还有这几位先生,小姐,里面请,三楼315,咱们这儿最豪华的一个包间。”

别人还没如何,可看到孟耀明如此的神气,贾丽娜眼睛里的光芒更灿烂了。

然后,孟耀明在最前面,王斌陪着,众人一起上了三楼,到了315房间。

果然,这里的装潢极其豪奢,而且沙发音响麦克风,甚至是脚下的地毯,全都是新的。

“孟少,怎么样?还算满意吧?”王斌问道。

“还行!”孟耀明忽然皱了皱眉:“我说老王,不对啊,上次我来的时候,你带我去的可是301,还说那是这里最好的包间……怎么那时候你不带我来315?你搞什么飞机?”

“哎哟,我的大少爷,我敢在你面前搞飞机吗?上次你来的时候,这里还没装修好呢,你看看,这里东西都是新的,别人还没用过呢,您是第一个。”

“行了行了,随便吧!”

孟耀明转头对袁梦诗他们说道:“大家先玩啊,我去拿点饮料。”

一边说,一边暗暗地对王斌做了个手势,王斌会意,立刻在后面跟了出去。

在楼梯拐角一个阴暗角落里,孟耀明问道:“老王,上回你给我弄的那种药还有没?”

“有!”王斌一脸很猥琐的表情,“怎么?孟少要用?”

“嗯!”孟耀明低声yin笑了起来,心想:“袁梦诗,今天晚上,你就是我的人了!”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