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楠带着她妈去医院看病,到现在还没回来。复制网址访问hp:///

郝佳毕竟才来,跟凌楠也不太熟,又没她电话,那边是个什么情况她也不清楚。

现在,家里除了躺在床上的杨栋梁之外,就只有她一个人了。

关上门,回到二楼,换了身居家衣服之后,她又进了杨栋梁的房间。

刚才只是把杨栋梁放躺在了床上,可是……这只是个基础,还有后续工作要做呢。

杨栋梁这次出去虽然带伞了,可也不能滴雨不沾,尤其喝醉之后被小六子连抬带抗的折腾,身上大半已经湿透了。

衣服、裤子,全都湿漉漉的贴在身上,看着就难受,要不赶紧换下来,没准儿第二天就得感冒。

按理来说,这种状态,应该换掉衣服洗个热水澡。

可是现在杨栋梁这样子,呵呵……眼睛都睁不开,洗个屁啊!

看他这个样子,郝佳很是心疼,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喝这么多的酒,居然醉成这个样子。连忙到外面弄了半盆热水,又拿了毛巾她自己的。

小水池那边好几条毛巾,不知道哪条是杨栋梁的,也不知道都是干什么用的,所以郝佳没敢乱用,就把自己毛巾拿过来给杨栋梁用了。反正以后早晚有一天都要变成杨郝氏了,用用自己毛巾怕啥?

她先解开杨栋梁的衣扣,然后很吃力地给他翻身,费了半天劲总算把他身上的湿衣服脱了下来,成了一个上身赤果的状态。

不得不说,常年的训练,杨栋梁体型还是很不错的,古铜色的皮肤,肌肉健硕,线条明朗,阳刚得一塌糊涂。

郝佳脸色绯红,眼睛半睁半闭也不太敢看那啥,毕竟郝佳是个没出阁的姑娘家不是?杨栋梁这样近乎完美的男性身体,对她来说是很有视觉冲击力的。

她拿着毛巾,在水盆里沾湿,然后拧干,准备给杨栋梁擦身体,可就在这个时候,郝佳却是猛地睁大了眼睛,捂着嘴,一脸的难以置信。

“天哪!”她低低的惊呼了一声。

只见杨栋梁的身上,前胸、后背、手臂、肩膀……大大小小数不清的伤疤。有大有小,有深有浅,密密麻麻,狰狞,触目惊心。很难想象,一个人受了这么多的伤,居然还能完好无损地活下来……

“他之前过的是一种怎样的生活啊?”郝佳喃喃地自言自语,一根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杨栋梁身上一条从左锁骨到右肋下,长长好像被刀砍出来的一条伤疤:“这应该,都是他当兵时候留下来的吧?”

她知道,杨栋梁是退伍军人。

她知道,伤疤是军人最最至高无上的勋章。

可是,这勋章也太多了点吧……郝佳摸着摸着,竟是忍不住心疼的掉下眼泪。

她脑中忽然想起了一个词儿:图腾!

这样的男人,这样的身体,这样纵横交错的伤疤哎呀,毛巾凉了。

郝佳赶紧擦了擦眼泪,又把毛巾热水里泡了一下,重新拧干,然后开始很细心地,给杨栋梁擦拭身体。

虽然翻身的时候比较吃力,可好在杨栋梁一动不动的十分配合。

很顺利的,上半身就擦完了。

可是,人不光有上半身,还有下半身不是?

该擦下半身的时候,郝佳就有些为难了……

那个……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亲手帮哪个男人脱过裤子。

可是,不脱裤子,怎么擦下半身啊?

难道就让他这么湿漉漉的睡?

那好吗?

在让杨栋梁湿着睡觉和自己心里有些不好意思之间略微犹豫了两秒钟,最终,郝佳还是选了后者。

反正……自己以后也是他的人了。

反正……就是擦擦身体,也不做别的。

那个,那个,那个……哎呀,虽然很不好意思承认,可实际上,郝佳也挺想把杨栋梁裤子脱下来的,这事儿想想就刺激。

于是,郝佳就低着头红着脸,解开杨栋梁的皮带,然后把他的裤子脱了下来。

两条毛茸茸的大腿露在外面,胯间就是一条四角裤遮挡着最关键的部位。

那地方……有点鼓。

有点那个啥……

郝佳觉得自己脸上很烫,非常烫。

虽然没照镜子,她也能猜得出来,自己脸上已经红的满天飞霞了。

不敢看,不好意思看,可又忍不住总想往那地方瞄。

深深的呼吸,忍着噗通噗通的心跳,郝佳拿着毛巾,给杨栋梁擦腿,就跟做贼似的。

只是几分钟的时间而已,可是,对于郝佳来说就像过了半个世纪那么漫长。

总算擦完了,郝佳把毛巾扔进水盆,然后给杨栋梁盖上被。

卷起他的衣服,端着水盆,郝佳就想出去了,给他洗衣服。

可就在这个时候,她却发现杨栋梁的床角下面,有个地方鼓溜溜的,好像塞着什么东西。

掀起来,一看……

呃……

居然是一条黑色的四角裤,被压得皱皱巴巴,显然是穿过的脏内裤。

正是昨天杨栋梁换下来之后随意塞进床角里的那条,忙忙叨叨的,杨栋梁忘洗了。

那个……要不要给他洗一下?

要不要?要不要?

郝佳心里天人交战……作为一个勤快的姑娘,她洗过床单,洗过棉被,洗过衣服,洗过各种各样的东西,可就是从来没洗过男人的内裤。

尤其她还看到,在那内裤的正面,内侧,是个鼓起来的形状,上面还有一块黄白色的不明液体留下来的痕迹那是啥?好像牛奶干了之后留下来的。

可是……呵呵,那能是牛奶吗?

腾的一下,郝佳脸上的温度更高了,她觉得自己快要被烤熟了。

这是……这是……哎呀,这不就是那个啥么……

想想昨天晚上被杨栋梁抱在怀里的时候,那一股突如其来的湿热,郝佳瞬间就明白了这是个什么东西了。

太……太羞人了!

不过,她还是拿着这条脏东西,到小水池去洗了。

其实,只要不乱想,男人内裤也就比女人内裤多费几尺布,洗的时候多费些洗衣粉罢了。

都是布,洗的时候手感都是一样一样的……

...